首页-科研成果

中共中央及有关领导人对彭湃及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评价

来源:      作者:郭德宏      发布时间:2015-06-30

   

  2006年,是“农民运动大王”、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诞辰110周年。今年,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创建80周年。有关中共中央及有关领导人对彭湃及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评价,在书中各章中已经引用了一些,为了读者阅读方便,再将这些评价集中辑录于下。

  一、彭湃在世时的评价

  192393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国共产党广东区委委员、农民运动工作委员会书记阮啸仙在致实庵即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的信中说:彭湃等“很努力于农民运动,一班农民也很表同情于他们”[1]

  19231229日,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总部主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邓中夏在《论农民运动》一文中说:广东海丰的农民等,“都曾‘揭竿而起,挺身而斗,痛快淋漓的把他们潜在的革命性倾泄出来’。他们不仅是敢于反抗,并且进一步而有农会的成立,把散漫的群众都集中在一个组织与指挥之下。这样的知能与勇气,恐怕进步的工人也不能‘专美’罢”,“由此可证明中国民已到了要革命醒觉时期了”[2]

  1923年,远在欧洲学习的周恩来,在中共旅欧总支的理论刊物《赤光》发表文章,赞扬海陆丰农民运动,他说:“海陆丰百万农民的反抗运动……引起了地主的恐怕,农民是一支庞大的力量,中国农民是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加入革命战线的。”[3]

  1924年1月5日,邓中夏在《中国农民状况及我们运动的方针》一文中,再次详细介绍了海丰与湖南衡山岳北地区农民运动的状况,说“他们何以有这么大的运动呢? 因为他们有完善巩固的组织”。由他们的斗争,“我们可以征测中国农民的觉悟是到了要农会的程度,能力是到了敢于反抗压迫阶级的时候,这种壮烈的举动,比较香港海员和京汉路工的罢工,并无逊色,真是中国革命前途可乐观的现象呵”。文章还说:“这两处的农民运动,听说实在有不少青年含辛茹苦的在其中活动,所以他们能够知道组织农会,知道进行罢税抗租的方法。假如各省的青年都能象(像)这两处的青年一样,那么全国的农民大联合运动,可说是指顾间的事了。”[4]

  1924年3月25日,邓中夏在《论农民运动》一文中,批评海丰及衡山农民运动“有一个共同的错误,可说是‘左派的幼稚病’。他们引导农民做纯经济的奋斗,所采用的政略与方法过于左倾,以致与地主结下生冤死仇,结果是地主假借官厅和军队几阵炮火把两个崭新的农会打得烟消火灭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在目前的现状之下做农民运动,应该以立下农民团体的基础为第一要义,如果于这个基础有损害时,应该对于对手方之冲突,力求避免,不然,逞一时之气,鼓一时之勇,结果自己的组织,根本断尽,有什么用处呢?”[5]

  1925年5月,蔡和森在《今年五一之广东农民运动》一文在指出:“此次革命军在东江的胜利,农民的帮助是一个重大的原因”;“彭君是东江农民运动的领袖。”对于彭湃在报告中提出的军队与农民之间关系问题,文章说“我们认为很重要的”[6]

  1926年9月1日,毛泽东把《海丰农民运动报告》编入《农民运动丛刊》,作为其中的第19种,并在为《农民运动丛刊》写的序言《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中,对此书给予高度评价,提出要把海陆丰农民运动的经验向全国推广。他说:“陈炯明的故乡,历来土豪劣绅、贪官污吏猬集的海丰县,自从有了五万户二十五万人之县农民协会,便比广东任何县都要清明――县知事不敢为恶,征收官吏不敢额外括钱,全县没有土匪,土豪劣绅鱼肉人民的事几乎绝迹。因此,乃知中国革命的形势只是这样:不是帝国主义、军阀的基础——土豪劣绅、贪官污吏镇压住农民,便是革命势力的基础——农民起来镇压住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中国的革命,只有这一种形势,没有第二种形势。全中国各地都必须办到海丰这个样子,才可以算得革命的胜利,不然任便怎么样都算不得。全中国各地必须都办到海丰这个样子,才可以算得帝国主义、军阀的基础确实起了动摇,不然也算不得。”“这部书内关于广东的材料,占了八种,乃本书最精粹部分,它给了我们做农民运动的方法,许多人不懂得农民运动怎样去做,就请过细看这一部分。它又使我们懂得中国农民运动的性质,使我们知道中国的农民运动乃政治争斗、经济争斗这两者汇合在一起的一种阶级争斗的运动。内中表现得最特别的尤在政治争斗这一点,这一点与都市工人运动的性质颇有点不同。都市工人阶级目前所争,政治上只是求得集会结社之完全自由,尚不欲即时破坏资产阶级之政治地位。乡村的农民,则一起来便碰着那土豪劣绅大地主JL千年来持以压榨农民的政权(这个地主政权即军阀政权的真止基础),非推翻这个压榨的政权,便不能有农民的地位,这是现时中国农民运动的一个最大的特色。我们从五年来各地的农民运动的经过看来,我们读了这部书的广东农民大会议决案、海丰农民运动报告及广宁普宁两个农民反抗地主始末记,不由得不有此感觉。”[7]

  1926年10月,广东省农民协会将《海丰农民运动报告》改名为《海丰农民运动》,由国光书店出版单行本,周恩来亲笔为它题写了书名。

  1927年3月31日晚,中华全国总工会为国际职工代表团、苏兆征和彭湃来到武汉举行欢宴大会,中华全国总工会驻武汉办事处主任李立三在会上的欢迎词中说:“广东许多团体的代表尤其是农民代表彭湃同志,他领导广东八十万有组织的农民,作了好几年的种种斗争,此次北来对湖北的农运必有更好的指示,对全国的农民运动必定有更好的贡献,对于农工联合必使有更好的团结,这是我们欢迎彭湃同志的意义。”[8]

  1927年4月1日,高语罕为欢迎国际职工代表团、苏兆征和彭湃来到武汉,特为《汉口民国日报》撰写题为《革命的象征》的社论,其中说:“在这个欢迎席上,表现了两个革命的象征。第一个革命的象征,就是彭湃同志代表广东八十万也可以说代表全国八百万有组织的农民群众站在我们全国被压迫的人民面前,告诉我们全国的农民起来了,向帝国主义和军阀进攻了。苏兆征同志代表全国二百八十万革命的产业工人站在我们面前,告诉我们全国的工人阶级已经领导着而且正在领导着,并继续领导着中国的国民革命一直到世界革命。彭湃和苏兆征两同志携手儿并肩站在我们面前,就是告诉我们,中国的国民革命是建筑在工农联合的基础上面才可以成功的。”[9]

  1927年4月11日,汉口长江书店以《湖南农民革命》为书名出版毛泽东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单行本,瞿秋白在为此书写的序中指出:“中国农民要的是政权和土地。……中国革命家都要代表三万万九千万农民说话做事,到前线去奋斗,毛泽东不过开始罢了。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和读彭湃的《海丰农民运动》一样。”他称毛泽东和彭湃为农民运动的“王”![10]

  1927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塞维克》第8期刊登罗浮撰写的《中国第一个苏维埃(广东通信)——海陆丰工农兵的大暴动》,对海陆丰工农兵起义过程以及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作了详细的记述。其中说:“广东的海陆丰,此次的伟大而普遍的农民暴动,英勇斗争,推翻了反动势力下的统治,杀尽了豪绅地主,没收了一切豪绅地主的土地财产,建设了工农兵苏维埃的政权,实开中国革命史上光荣记载的伟大革命前途的新纪元。” “这次东江农民大暴动后创立的苏维埃,算是中国破天荒第一次的苏维埃,新的革命政权正由东江扩大至全广东、乃至全中国! ”[11]

  1927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在给湖南省委的指示中说:“应在湘赣边境或湖南创造一个深入土地革命的割据局面――海陆丰第二”[12]

  1928年1月3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通过《广州暴动之意义与教训》的决议案,其中说:各县农民暴动之中,以海陆丰的胜利为最大。这次暴动的开始时,有叶贺残部很少的军力参加,这军队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的一师。这次暴动开始于十月底,一开始便有极大的规模,而且在土地革命的性质上,也是空前的深入,极有组织,极有活动力量。中国革命之中,这是第一次由几万几十万农民群众自己动手实行土地革命的口号,第一次组织成工农兵群众的无限制的政权。这一农民暴动带着充分的革命性质,完全扫除了以前的机会主义余毒,一切乡村之中,随后便是一切区镇之中,以至东江许多县的县城之中,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一切田界(广东所称为田茔)——地主所有的界限,完全取消,一切地主私有的田地和剥削农民佃户的田契租约借券等等,完全当众销毁。一切田地都归乡村苏维埃收归公有,分配给农民耕种。一切当铺的财物完全没收,无价发还典质的贫民,一切反革命派豪绅地主的财产充公,作为苏维埃工农兵政府的费用,用来救济贫民,从事公共建设,扩充工农兵政府的革命军队,一切反革命派地主豪绅都公开处以死刑,他们的巢穴都被焚毁。邻近的乡村县市,都激起极大的农民群众起来暴动,和工农革命军共同围攻地主豪绅的巢穴,而能战胜他们,扩大革命的地域。县城的苏维埃,如海丰陆丰碣石紫金汕尾,以及后来的普宁等处,都由手工工人农民苦力等共同组织。海丰十一月七日开苏维埃大会到工农代表三百人,宾客一万人,选举苏维埃政府,管理东江的各县。十一月中旬暴动区域已经扩大有五十万居民的区域。”[13]

  1928年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分析了红色政权能够存在的四个条件,并在分析第二个条件时谈到海陆丰,说海陆丰等地都有过农民的割据”[14]

  二、彭湃牺牲后的纪念和评价

  1929年8月30日,彭湃在上海英勇牺牲。从第二天开始,中共中央和很多省委就发表宣言,抗议国民党政府的屠杀,纪念彭湃等烈士。一年后,中共中央机关报等又发表多篇文章隆重纪念。

  1929年8月31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屠杀工农领袖宣言》,指出:“彭湃同志是广东几千万农民的领袖,海陆丰苏维埃委员长,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他曾领导海陆丰几万农民,开始中国农民反抗地主剥削的革命斗争,他曾指导着全广东几千万农民不断地[反抗]一切地主阶级残酷的榨压,他曾亲身领导东江海陆丰广大农民群众实行土地革命,肃清反[动]帝国主义与封建势力,反抗资产阶级的剥削,创立苏维埃政权。他并参加南昌暴动。他这样英勇的革命斗争的历史早已深入全国广大劳苦群众的心中,而成为广大群众最爱护的领袖。谁不知广东有彭湃;谁不知彭湃是中国农民运动的领袖?一切反革命派污蔑他是杀人放火的凶犯,但广大工农劳苦群众,尤其是几万万农民群众却深深知道他是他们最好的领袖,是土地革命的忠实领导者! ”“彭杨诸领袖革命精神不死!”[15]

  1929年9月5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通告第四十七号――号召广大群众起来反抗国民党屠杀革命领袖彭湃、杨殷同志等》,说:“彭湃同志是广东几千万农民的领袖,海陆丰农民暴动、没收地主阶级土地、创立苏维埃政权的指导者……是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在全国工农劳苦群众中极有威信的领袖”,“他们都是我们最好的干部,最勇敢的群众斗争的领袖”,“他们的牺牲是党与革命的莫大的损失”,要“继续革命领袖的精神奋斗!”[16]

  1929年9月9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第32号通告,其中说:彭湃等烈士的牺牲,“是党的一个莫大损失,同时也是中国革命的莫大损失。彭同志等领导工农群众的英勇的奋斗,使敌人的统治日趋动摇而采用残酷的屠杀,这是教训我们每一个同志认识了自己更大的责任,继续他们的精神,更坚决勇敢领导中国千百万工农群众走向推翻反动统治,完成中国革命,也就是完成他们的工作。”“党必须在农村中问,广泛的宣传彭湃同志等是广东几千万农民的领袖,海陆丰农民暴动、没收地主阶级土地、创立苏维埃政权的领导者”。[17]

  在这前后,中共江苏省委还散发《为遭惨死的工农革命领袖报仇》的传单,其中说彭湃等烈士“是海陆丰苏维埃的领导者,是广州暴动中的健将!在中国共产党指导之下,与地主,豪绅,资本家,国民党做过无数次血战!他们是工农的领袖,劳苦群众战士的先锋!”[18]

  1929年9月14日,周恩来撰写《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叙述了彭湃等烈士从被捕到牺牲的经过和彭湃等人的英勇事迹,然后说彭湃等烈士的牺牲,的确“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19]

  1929年9月16日,中共广东省委发出第76号通告,沉痛悼念彭湃等烈士,通告说:“广东农民运动领袖,东江农民暴动指导者彭湃同志;一九二五年省港大罢工领袖,广州暴动的有力指导者杨殷同志;海陆丰工农革命军指导者颜昌颐同志;上海群众运动的领袖邢士贞同志同时牺牲。这一噩耗传来,使我们表示无限的愤恨! 无限的沉痛!四同志之死,不特中国共产党失了几个有力的指导者,亦即是中国工农群众,受了巨大的损失,这自然中国革命受了很大的创伤!中国无产阶级领袖苏兆征同志死了不及半载,而继续着彭杨诸同志的牺牲!这又使我们未死的同志们何等的伤心呢!省委除表示十分沉敬追悼外,特号召全体同志对于中央‘号召广大群众起来反抗国民党屠杀革命领袖彭湃杨殷等同志’第四十七号通告坚决执行,特别号召海陆丰东江两党部领导广大群众起来作一宏伟壮烈的追悼大会,领导广大群众起来反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以答复敌人屠杀革命的领袖,以广大的工农群众行动来答复革命的敌人。”要“继续着彭杨诸同志的精神奋斗!完成他未完的任务”[20]

  1929年9月20日,中共江西省委发出《江西省委赤字通告第二十八号――为追悼革命领袖彭湃、杨殷、刘珍等六烈士》,说:“彭、杨、颜、邢四同志伟大的死,不仅是中国革命失却了伟大的领袖(彭、杨)和勇迈[猛]的战将,即世界革命牺牲了极英勇积极的阶级先锋。”“各地尽可能的公开召集哀悼彭、杨、颜、邢的群众大会或群众代表会,向群众公开指出反动统治阶级——帝国主义者国民党军阀……无情残杀的白色恐怖,并指出群众斗争的出路,使群众了解以自己的力量来保护其阶级的领袖”[21]

  19299月29日,上海各界举行追悼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四烈士大会,印发了“彭杨颜邢四领袖革命精神不死!”“继续四领袖革命精神!”等口号,并印发《为追悼被国民党暗杀的彭杨颜邢四革命领袖告上海民众》书,其中说:“彭湃是广东几千万农民的领导者,是土地革命最忠实的领袖,曾在海陆丰领导农民没收地主阶级土地,建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群众没不爱戴他。杨殷是广东铁路工人的领袖,曾领导过省港大罢工及广州暴动,与帝国主义国民党搏战,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群众拥他为人民委员会委员,肃清反革命委员会主席,一切反革命派都污蔑他两人是‘杀人放火’的凶犯,但我们广大的工农劳苦群众却深深的认识他俩是我们最好的领袖。”“彭杨颜邢四领袖革命精神不死!”“继续四领袖革命精神!”[22]

  同日,中华全国人道互济总会、上海市人道互济会印发《追悼被国民党暗杀的中国革命领袖》的传单,其中说:“彭湃杨殷是中国工农的领袖,广东几百万工农都很拥护他俩。彭湃曾在海陆丰建立苏维埃,解除了工农的痛苦……”“我们在追悼彭杨颜邢四领袖的时候,更应当继续四领袖革命精神努力的反对白色恐怖,反对国民党的屠杀,拘捕,监禁及一切惨无人道的行为。”[23]

  1929年9月,《上海日报》第52期刊载的《革命领袖彭湃被捕后惨受酷刑》的消息说:“彭湃是中国农民革命的始创者”,“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急先锋”。[24]

  同月,瞿秋白在莫斯科编辑出版《纪念彭湃》一书,在他为该书写的序言《纪念彭湃同志》中,高度赞扬了彭湃为中国革命特别是农民运动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其中说:“彭湃同志是中国农民运动第一个战士”。那时在党内“还算是他的理论强些,他比别的人懂得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多些”。“他一开始便欢喜做群众工作”,“在海丰农民中活动”,那时“只有彭湃同志一个人在那里建立党和农民的组织”。“他是一个很能干的群众运动的人物”。他的《海丰农民运动》,“是中国农民运动第一本最有价值的著作。那个时候,广东农民运动受海陆丰的刺激,到处都发展起来。彭湃同志对于广东全省农民运动的发展是极有关系的”。“他是第一个主张没收土地”的。当武汉国民政府叛变的时候,他“回到海丰去”,“组织农民自卫队,联合败退的革命兵士,组织海陆丰工农自卫军。这个队伍,在海陆丰实行暴动的时候有很大的作用。海陆丰的暴动是得到了胜利的,所以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就建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这个政权一直保存到一九二八年的四月里。海陆丰苏维埃的成功,自一九二七年末起,到一九二八年初止,对于湖南、江西和广东北部的农民骚动,是有极大的影响的”。“他是做群众运动工作的模范,他是真正能深入到群众里面去的同志。他的勇敢、果决的精神,工作的能耐,在从来未有的中国白色恐怖之下工作,这是党内同志无论那一个都是极端的佩服他的。他是中国劳苦的农民群众顶爱的、顶尊重的领袖,在海陆丰农民的眼中,看得像父母兄弟一样的亲热。恐怕除湖南农民的毛泽东同志以外,再没有别的同志能够和他相比了”。“ 彭湃同志已经死了!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极大的损失啊!”[25]

  1929年10月1日中共山东省临时省委发出《临委通告第二号――号召民众反对国民党军阀屠杀彭湃等革命领袖》。其中说:“彭湃同志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海陆丰苏维埃委员长,广东几千万农民的领导者”,“他们的死是中国党与中国革命的最大损失”。

  1929年10月12日,《红旗》第48期刊登《如何来纪念我们的同志彭杨颜邢四烈士》一文,其中说:彭湃等“烈士被捕之后,挂念党,挂念未死的同志,何等的痛切,写出来的信上说:‘我们已共同决定临死时的演说词了,我们未死的那一秒钟以前,我们努力的在这里作党的工作,向士兵宣传,向警士宣传,向狱内群众宣传,同志们不要为我们哀痛,望你们大家努力。’同志们!四烈士这几句遗言,何等的挂念着党,挂念着同志呵。临死的那一刹那,都是有组织的行动,都是有党的工作。”[26]

  同月,《太平洋公报》第5期刊登《纪念我们的死者彭湃烈士》一文,叙述了彭湃的革命功绩,说“一九二五年到一九二七年的中国大革命高潮中,彭湃和苏兆征领导全广东的农民工人,进而领导全中国的农民工人,把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制度——军阀官僚土豪劣绅制度,打得落花流水,动摇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基础”。彭湃创立的海陆丰苏维埃,“虽然因国民党和帝国主义全力压迫,不能不暂时顿挫,其革命的成绩与教育,不仅在世界革命史,占重要的一页,而且已深入了一般群众。汇成现在广东,尤其是东江农民革命走上正确的前途”[27]

  同月,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军民在海丰莲花山下白水冒雨隆重集会,悼念彭杨颜邢四烈士,大会印发了《为追悼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彭湃同志告工农群众书》,号召海陆丰军民继承彭湃遗志,坚持武装斗争,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共海丰县委党史研究室编《彭湃和他的战友》一书说会议召开的时间是是9月末,由中共广东海陆惠紫特委召开,会上号召军民“为求共产主义早日实现,只有踏着彭湃导师的足迹,继续革命精神奋斗!”[28]

  1930年8月30日,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第16期的“提要”中用醒目的大字写着:“今日是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四同志被难的周年!”,发表多篇文章纪念彭湃等烈士。在该报第一版《纪念着血泪中我们的领袖!》的专栏里,发表周恩来以“冠生”的笔名写的《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一文,详细介绍了彭湃等烈士英勇牺牲的事迹。同时,该报发表社论《彭杨颜邢四同志被屠杀的一周年》,其中说:“彭湃同志是中国几万万农民的领袖,海陆丰苏维埃的建立者。”并刊登《彭湃杨殷两同志事略》,其中说:“彭湃杨殷两同志,已经惨遭国民党的杀害了!但他艰苦奋斗,领导革命的伟大精神和事业,却永远存在于苏维埃红旗的展处和广大的工农群众中!伟大的革命领袖生前的一切言论,行为,战绩,处处都露出伟大的光芒,足为我们后死者的模范。”文章还说:“彭湃同志是阶级意识最坚决、活动能力最强、煽动能力最大,最刻苦耐劳,最善于发动并领导群众斗争的战士,是中国农民革命浪潮中的第一个潮头。”[29]另外,该报刊登如炬写的《纪念我们的领袖――彭湃杨殷诸同志》,最后说“彭湃杨殷诸同志精神不死!”以及刊登玄侣写的诗歌《彭湃杨殷诸同志的周年祭》。

  同日,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机关刊物《北方红旗》第29 期发表易元(罗绮园)的《彭湃同志略传》,其中说:“彭湃同志是中国农民革命浪潮中第一个潮头,他开辟了这十年来农民革命历史的头一篇。中国的农民,从广东以至东三省,谁个不知道有彭湃,谁个不知道彭湃是他们的领袖。而中国一切地主豪绅又没有一个不切齿痛恨彭湃的。彭湃每到一地方,那地方的地主豪绅便寝食不安,他们听说彭湃来了,就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至了。彭湃这两个字,在农民则当作救星,而地主豪绅却如见了催命符一般害怕。他的名字,简直震动了全世界的人心。”“要继续彭湃同志的精神,学习彭湃同志的革命经验,自己努力造成个彭湃同志第二。”那么,彭湃是怎么成为群众领袖的呢? 应该学习彭湃那些高贵品质呢?“第一,他富有开路先锋的精神”。“第二,他更有不顾一切,排除万难以贯彻目的的勇气”。“第三,他是不怕挫折,而且从不灰心的”。“第四,他宣传煽动的能力是很大的”。“第五,他又是最善于发动斗争的,从不放过一点斗争的机会”。“第六,他的阶级观念是极其强烈的,所以他对于阶级利益抱着无限的忠诚”。“第七,他对付敌人是非常严峻的,对付同志中的妥协动摇及不忠实分子也一样毫不客气,简直没有什么私人感情可言,然而他对付同阶级的战士又非常之和气近人,备极厚护”。“第八,他在斗争中又是最勇敢的。指挥没有训练过的农民作战是比较困难的事,然而只要当指挥的人肯站在前头,农民总是死都追随着你的。彭湃同志之所以深得农民信仰,固然处处为着农民阶级利益,而且在斗争中,他更不避艰险”。“彭湃同志所以能成为群众领袖的,因为他能够发挥以上所说的八点特长,而这些特长,是每个共产党员都有资格并且有机会去学习的”[30]

  1930年12月,中央革命根据地将1930年初由红一军团开办的随营学校改名为闽粤赣边红军学校,又称彭杨军事学校。[31]

  同年,中共东江特委在潮普惠边区——大南山建立彭杨军事学校,纪念彭湃、杨殷烈士。

  1931年5月,鄂豫皖苏区的红四军成立彭杨军政学校。[32]在这前后,湖北红安县将一条街命名为彭湃街。

  1931年9月,中央苏区将宁都县南部设立彭湃县,以表示对彭湃的纪念。[33]

  1932年苏联出版《红色海丰》一书,瞿秋白在为该书撰写的序言中说:彭湃是中国农民运动的杰出领袖”。他回到自己的家乡海丰后,“从此便将自己的一切完全贡献给了农民运动”。“他在得不到省委任何指示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在海丰工作,直到一九二四年”。“彭湃是出色的鼓动家、宣传家和组织者。他始终同贫苦农民、雇农、佃户打成一片,同他们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服,同甘共,苦。彭湃在海丰做的出色工作对广东全省农民运动的发展影响很大。”经过海陆丰暴动,“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府诞生了,它从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一直存在到一九二八年四月。海陆丰苏维埃共和国极大地促进了湖南、江西和广东东北部红色游击运动的发展”。“彭湃是群众运动的模范工作者。党对他的无畏、坚定和顽强工作的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是农民最爱戴的领袖……”。[34]

  三、1933年以后中共中央及有关领导人的评价

  1935 年,方志敏在狱中写的《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中,记述了他1926年去广州参加广东省第二次全省农民代表大会和见到彭湃的情景,他说:“农民代表大会,经过了五天,我从彭湃同志的谈话、演说、报告中,学得了许多农民运动的方法。(彭湃同志是广东农民群众最有威信的一个领袖,他于一九二九年在伤害被国民党屠杀了!他的名字,是永远在中国革命历史上辉耀着,广东的农民群众,也永远不会忘记当日领导他们向地主斗争的领袖!)”[35]

  1936年,毛泽东在同斯诺的谈话中两次提到彭湃,他说:中国共产党建党最早的党员“在广州是林伯渠,现任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和彭湃(一九二九年被杀害)。”[36]另外他还谈到1927年春彭湃在武汉农民联系会议上支持他的土地主张。(《毛泽东自述》,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1、46页)

  1937 年5月2日,张闻天在中国共产党苏区代表会议上的开幕词中,称赞彭湃等人是“最忠实的同志、中华民族的最优秀的儿女”。他在历数了十年来的“伟大收获与成绩”之后说:“这些收获与成绩,首先是我党同志的努力奋斗、自我牺牲的精神所造成的。纪念在各条战线上英勇牺牲了的战士、我们的最忠实的同志、中华民族的最优秀的儿女李大钊、陈延年、陈乔年、许白昊、赵世炎、罗一农、王一飞、郭亮、夏明翰、彭湃、杨殷、颜昌颐……”[37]

  1939年12月10日,陈云在中国共产党陕甘宁边区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讲话中,曾以彭湃等人为例说明知识分子的重要作用,盛赞彭湃关心群众疾苦,随时随地帮助群众解决问题的做法,他说:过去有的地方对于知识分子不敢放手使用,甚至把他们排挤出去。在某些老干部里面就有排挤知识分子的现象,因为他们没有懂得知识分子的重要,不了解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的知识分子与资本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有很大不同。我们国家里,大多数的知识分子是愿意为工农阶级服务的,他们有较多的革命积极性。在历史上,五四运动就是由先进的知识分子发动和领导的。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都有大量的进步学生参加。至于参加抗日战争的学生,那就更多了。这些运动,对于我们党的建设和发展,对于中国革命的推动,对于抗日救亡运动局面的打开,都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再看农村里的革命,不少领导人也是知识分子。彭湃同志在广东省领导过四十二个县的农民运动,他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大革命时彭湃同志在海陆丰,为什么受农民的拥护,为什么他在农民中间有很高的威信?就是因为他很关心群众的疾苦,随时随地帮助群众解决问题。”[38]

  同年,周恩来在安排彭湃长子彭士禄去延安学习时对彭士禄说:“1 9 2 4年我到广州,是你父亲来接我的,你父亲让铺给我睡。你父亲很会开玩笑!你应该向你父亲学习,你父亲是大地主出身,烧了田契,变成无产者。现在要送你去延安,到了延安要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嘱咐彭士禄“要继承先烈遗志,要好好学习,努力参加革命斗争”[39]

  1941年,刘少奇在《反对党内各种不良倾向》的报告中,称赞彭湃是“最好的党员”。他说:“最好的党员,即在他最危险、最紧急的时候,他的行动,都是有组织的。如彭湃同志在遭反动派枪决时,还和其他的同志共同商量好了大家叫的口号。他的行动,到最后一分钟,还是有组织的。”[40]

  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谈到共产党入应该如何联系群众、做群众工作时,再一次肯定彭湃开展海陆丰农民运动的经验,高度赞扬彭湃是农民运动的大王。[41]

  1943年春,周恩来在《关于一九二四至二六年党对国民党的关系》的报告中说:在国民革命军东征达到海丰以前,“海陆丰一带的农民运动在彭湃同志领导下,已有很大的发展,农民自卫军在军队到来以前已占领县城,选举了彭湃同志的哥哥[42]当县长。蒋介石去后成了客人,这自然不能不引起蒋介石对农民的畏惧”[43]

  1944 年3月,周恩来在《关于党的“六大”的研究》中,肯定了海陆丰苏维埃的功绩,并分析了海陆丰苏维埃失败的原因,他说:“我看11月扩大会议的错误方面多于正确方面。正确方面是放弃国民党的旗帜,打出苏维埃的旗帜。事实上在11月扩大会议以前,海陆丰已经打起苏维埃的旗帜。”“讲到乡村中心的时候,还必须联系到一个问题,即农民必须由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但当时要党不去用主要的力量与城市无产阶级联系,而把主要力量放在农村,这是史无前例的。共产国际的一切文献,一讲到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就是同工人运动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中国党经过长期的实践,证明在脱离城市无产阶级的情况下,也能够锻炼成为一个坚强的布尔什维克党,这才能得出这个结论来。我们研究这个问题,不妨再从反面想一下,如果没有坚强的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即使以“乡村为中心”,也难免要失败,事实上也是有许多地方失败了的。当时海陆丰的力量比井冈山大,各种条件都比井冈山好,但结果还是失败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那里无产阶级领导的思想没有展开,由于领导上还带有小资产阶级革命家的气味的缘故。”“在‘八七’会议后,就把与机会主义作斗争看成了简单的人事撤换,这种形式主义影响到后来关于领导机关的工人化,把工人干部当作偶像,对知识分子干部不分别看待。那时李立三同志当广东省委书记,曾说:知识分子的作用完了,今后只有依靠工农干部。所以到广州起义失败后,教导团有几百学生退到海陆丰,就没有把他们当作干部来使用,而把他们编到第四师去当兵,后来绝大多数在作战中牺牲了。”[44]

  1945年3月1日,周恩来在《知识分子和农民结合不是件容易事》的报告中,赞扬彭湃主持的农运训练班的功绩,他说:“知识分子深入农村,在历史上也经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五四运动时,那时就号召过知识分子下乡到民间去,但没有人去。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彭湃同志主持的农运训练班,以及后来毛主席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才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到农村中去,结果有了大革命时的广大的农民群众运动,奠定了以后各个苏区建立与发展红军的基础,那就是毛主席领导的井冈山和方志敏同志领导的赣东北的红军。”[45]

  1949年3月2日中国解放区青年联合会代表冯文彬于在中华全国学生第十四届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号召知识分子要和工农相结合,并讲了澎湃和农民结合的故事,他说:“彭湃同志过去是大学生,家里是地主,他下了决心为工农群众服务,向工农群众宣传,但是群众却不理他,不听他的话。他回去以后并不灰心,经过了仔细的研究以后,他就脱下学生服、改了学生腔,深入农村,与农民生活在一起。农民受地主剥削的苦痛,他体会到和他自己的苦痛一样,并和农民在一起讨论如何解除这个苦痛。他在农民之中,和农民溶合在一起,使农民——他自己也在内——感觉到并发挥了“自己救自己”的伟大的力量。这种方法就是真正和工农结合的方法。彭湃同志真心和工农结合了,所以他受到群众的热烈爱戴,成了中国农民运动的初期领袖之一。现在彭湃同志是牺牲了,但是彭湃同志的真心和工农群众结合的精神,将永远是我们青年学生和一切知识分子的榜样与模范。”[46]

  1953年12月,人民出版社将彭湃写的《海丰农民运动》作为中国现代史资料,收录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运动》一书中。

  1957年11月19日,粤东老根据地代表会议在海丰召开。中央有关单位和省委、各地单位给纪念大会和老根据地代表会议发来贺电贺词。国家内务部的贺电写道:“欣闻为纪念海陆丰苏维埃30周年而举行的粤东老根据地代表会议开幕,谨致热烈祝贺曼粤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过长期的艰苦的革命斗争,为革命事业有过辉煌的贡献,解放后又在各项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希望你们继续发扬革命传统,为进一步恢复建设老根据地工作作出更大的成绩”。中国革命博物馆筹备处的贺电写道:“值此海陆丰苏维埃30周年纪念之际,特向英雄的海陆丰人民致以崇高的敬礼和热烈祝贺。祝你们在烈士的英勇事迹教育下,在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斗争中,取得辉煌的彻底的胜利!”中共广东省委的贺词是:“发扬海陆丰苏维埃革命顽强的斗争精神,加倍努力,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奋斗!”广东省人民委员会的贺词是“发扬海陆丰苏维埃的革命传统,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争取更大的光荣![47]

  1958年7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徐向前的回忆录《奔向海陆丰》,其中

  写道:1928 年“元月初二,在海丰城里的红场上,举行了几万人的群众大会,欢迎我们红四师。苏维埃主席彭湃同志在会上讲了话。他只有二十多岁,身材不高,脸长而白,完全像一个百分之百的文弱书生。他身穿普通的农民衣服,脚着一双草鞋。海、陆丰的农民都称他为‘彭菩萨。’他宏亮的声音,革命的热情,坚强的意志,对革命的前途充满着必胜的信心,都使我们永怀不忘。当他讲到广州起义失败,他把手一挥说:‘这算不了什么,虽然失败了,但我们是光荣的失败。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计失败,不畏困难,失败了再干,跌倒爬起来,革命总有一天会成功的。’他那逻辑性很强、鼓动说服力很大、浅显而易懂的讲话,句句打动听者的心坎,使人增加无限的勇气和毅力。”“不久,我们红四师和董朗同志率领的红二师会面了。两支年轻的部队,在彭湃同志的领导下,打了许多胜仗”。

  1964年224日,聂荣臻在同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同志的谈话中说:“记得在延安时,毛主席曾说过,彭湃是个好同志,可惜不懂军事。”[48]

  1965年6月1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郭沫若在参观红宫时题词:

  “继承烈士遗志,把世界革命进行到底!”并赋诗一首赠彭湃母亲周凤,其诗曰:“开创兴农运,我来拜海城。一家皆革命,四子尽牺牲。[49]赤县风云改,新天日月明。百龄彭老母,海内共知名。”[50]

  1966年1月,胡耀邦等8人在参观红宫时题词:“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1966年3月,王震在参观红宫时题词:“烈士革命英勇牺牲精神不朽!”

  1978年8月25日徐向前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他所了解的彭湃的有关情况,他说:彭湃“这个同志艰苦朴素,打着赤脚,深入弄村和群众在一起,在群众中威信很高,海丰一带叫他彭菩萨。他家是海丰有名的大地主,他又是留学日本的大学生。一九二八年,我二十八岁,他比我大四岁,我第一次看到他时,似乎觉得他比我还年轻一些。他常对我们说,做农民工作,要能吃苦耐劳。……彭湃很勇敢,打仗不怕死。群众说:只要彭菩萨在,我们就不怕。这话我后来在打游击时就亲耳听老百姓讲过。”“彭湃在海陆丰那段,政策上是‘左倾’的。本来海陆丰的群众基础是不错的,之所以失败,就是不善于运用军队的力量,以壮大自己,消_ 火敌人,尤其是在战略战术方面运用得不好。对这点,以前我是这么看,现在也是这么看。在军事上,开始时是打了胜仗的,但由此产生了盲目乐观主义情绪,不是避实就虚,而是老想到怎样去夺取城市。还有,见到地主、反革命就杀头。红四师虽然知识分子多一些,但他们都很能吃苦,是一批骨干力量,在海陆丰牺牲那么多,很可惜。那时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补充红军的兵力,消耗得不到补充。结论是:搞得好,可以在海陆丰坚持久一点,但由于它南面是海,背后是山,是不能坚持长久的,应往粤北发展才对。”“彭湃、杨殷等牺牲后,我们在鄂豫皖根据地建了一所彭杨军事学校,用以纪念他们”[51]

  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充分肯定了彭湃领导的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地位,说大革命失败后,“党创建了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和湘鄂西、海陆丰、鄂豫皖、琼崖、闽浙赣、湘鄂赣、湘赣、左右江、川陕、陕甘、湘鄂川黔等根据地……”[52]

  1981年7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还深切怀念我们党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人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向警予、邓中夏、苏兆征、彭湃、陈延年、恽代英、赵世炎、张太雷、李立三等同志。”[53]

  1982年11月21日,海丰各界代表在红场集会,纪念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55周年。大会收到北京许多老同志的贺电、贺词。其中徐彬如的贺词是:“红色海丰大放光芒,彭湃烈士永垂不朽!”程子华的贺词是:“彭湃同志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农民运动和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先导者,为人民革命事业奋斗一生,他的精神永垂不朽!”唐有章的贺词是:“值此扬名于世海陆丰苏维埃55周年大庆之际,亟愿其英雄人民继承当年的光荣传统,为今天的祖国四化而努力奋斗!”贺词后署名为“曾参加1928年春红场工农兵大会师的红四师警卫连党代表唐有章"。黄鼎臣的贺词是“发扬党的革命传统,为海陆丰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努力奋斗!”刘锦汉的贺词是:“让革命的首创精神鼓舞着我们前进![54]

  1986 年10月22日,经中共广东省委批准,中共海丰县委、广东省社会科学联合会、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委员会联合在海丰县举行纪念彭湃诞生90周年大会,并在红场隆重举行彭湃烈士铜像揭幕和彭湃故居复建竣工剪彩仪式。大会收到中央和各界人士的贺电贺信。其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习仲勋的贺电写道: “欣闻贵县举行彭湃诞辰90周年活动,谨致祝贺。我们要学习和发扬彭湃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质,团结一致,努力工作,为建设四化,振兴中华作出更大贡献。” 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宋时轮的贺信写道:“我党早期著名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领导人彭湃同志塑像即将揭幕,值此之际,我回顾当时惊天动地的革命斗争史,谨怀着崇敬的心情,致以热烈的祝贺!彭湃同志从1 92 1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相继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县农会——海丰县总农会,创办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创立了广东农民自卫军,参加领导了平定刘、杨之乱和南昌起义,创建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特别是早期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在轰轰烈烈的革命风暴中度过了战斗的一生,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驱者,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中华民族的英雄,他的名字和革命业迹永垂不朽!我衷心希望,千千万万的祖国儿女瞻仰彭湃的光辉形像,更加激发为我国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献身的精神,继承先烈遗志,发扬光荣传统,胸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脚踏实地的为建设强大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努力不懈!”[55]

  1986年10月23日, 1926年冬至1 927年春在彭湃领导下任广东省农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军事主任的李运昌在参观红宫时,挥毫题词:“革命先驱彭湃同志永远活在人民心中!”[56]

  1987年4月,徐向前为海陆丰苏维埃成立60周年题词:“革命烈士,永垂不朽”[57]

  1987 年11月18日,经中共广东省委同意并报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由中共海丰县委、海丰县政府,中共陆丰县委、陆丰县政府负责筹备,隆重举行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创建60周年纪念大会。对这次纪念活动,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王首道来信写道:“海陆丰地区,是我非常敬仰和怀念的重要革命老根据地之一。 1926年我在广州毛泽东同志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六期学习期间,就曾到海陆丰地区参观实习。当时,这个地区的革命经验和广大干部群众的革命热情,都使我得到很多的鼓舞和教益,至今记忆犹新。我因故不能参加这次盛会,深表遗憾。谨以激动的心情由衷地祝贺大会的胜利召开,并预祝它圆满成功!” 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程子华程子华的贺电中写道:彭湃同志领导“成立了海陆丰苏维埃政府,这是我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师,在广大的东江地区为保卫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建立了不朽的业绩。在强大的敌人围攻之下,虽然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失败了,但由彭湃点燃的革命火种一直未曾间断。海陆丰人民的革命斗争,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彭湃同志去世了,但他的革命精神是永存的。”[58]

  1988年1月21日,陆定一在《回忆海陆丰的斗争》中,回忆了他参加海陆丰革命斗争的经过,并总结了海陆丰斗争失败的原因和教训,他说:“海陆丰是有坚实群众基础的地方,彭湃同志是极有威信的领导者”。“海陆丰斗争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敌我力量对比我们处于劣势,经济上遇到严重困难,这些都是客观方面的。就主观上来说,当时我们党尚处于幼年时期,很幼稚,不成熟。就海陆丰的情况来说,当时采取一些过“左”的政策,比如苏维埃政府建立后,在正确地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的同时,又犯了打击面过宽的错误,不仅规定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地主、敌探要处以极刑,就连通信员、税务人员、各机关一般公职人员也要处死,这就严重地脱离了群众;对中间阶级、小资产阶级也是采取打击政策,在土改中不仅没收大、中地主的土地,小地主甚至自耕农的土地也没收,这样就孤立了自己。这些都是幼稚的表现。我们的党,从幼稚到成熟,需要经过一个实践的过程,不经过若干次失败,取得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是很难趋向成熟的。”“幼稚还表现在当时只知前进,不知后退;只知进攻,不知退却。在当时的情况下,前进、进攻甚至冒进是很容易的,退却、后退是很难做到的。如果在敌人步步向海陆丰进逼的时候,起义的领导人主动退却,向普宁、惠来、潮阳的大山区发展,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也许情况会有所不同。但当时认识不到,即使认识到了也办不到。因为中央、省委当时整个的指导思想是进攻,而不允许退却。在遭到失败的情况下,实行退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何况在尚未失败时主动实行战略退却呢。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二七年秋收起义后,率领部队不去攻长沙,而上井冈山,这在当时也只有他能够办得到。这是战略上非常英明的一着。但他竟因此受到处分,被撤销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职务。直到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他这个行动才被全党认为是合乎马克思主义的,是实事求是的。这说明进攻需要勇气和谋略,退却也同样需要勇气和谋略,甚至需要更大的勇气和谋略。该退的时候就要退。不但善于进攻,而且也善于退却,这是脱离幼稚状态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从海陆丰的失败中,我们所能得到的经验中,我想这一点是很宝贵的。”[59]

  1989年1月,萧克将军手书1982年夏作的一首怀念彭湃的诗,诗曰:“当代农王腾大澜,岭南农运有奇篇,羊城一览将花甲,重读雄文识洞天。”诗后附注:“1982年夏重读彭湃所著《海丰农民运动》作,1989年1月参观海丰书。”[60]

  1989年3月25日,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在上海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号召干部学习中国共产党历史,了解彭湃等先烈的事迹。他说:“党的历史上许多光荣传统,就是我们党的极为重要的政治优势。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从中吸取大量的历史经验和精神力量。我们可以利用党的优良传统,教育我们的党员和干部,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坚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定共产党人的价值观。如果不了解党的历史,不了解李大钊、邓中夏、彭湃、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这些革命前辈和革命先烈的事迹,那么,我们的体会和理解是不可能很深的。”[61]

  1996年9月,人民出版社为纪念彭湃诞辰100周年,出版介绍彭湃同志革命生涯的纪念文集《不朽的丰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为该书题写书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为纪念活动题词。

  1996年10月22日,广东在海丰县隆重纪念彭湃诞辰10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为纪念活动题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谢非受中共中央委托,出席当天的纪念活动并讲话,高度评价了彭湃为中国革命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他说:“今天是彭湃同志诞辰100 周年纪念日。中共广东省委、省人民政府在烈士的故乡海丰县举行纪念活动,学习、缅怀彭湃同志的光辉业绩和革命风范,具有重要的意义。”“彭湃同志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之一,中国农民运动的著名领袖,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彭湃同志1929年牺牲时才33岁,他短暂的一生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彭湃同志是从一个热切探求救国救民真理的爱国知识分子成长为伟大的共产主义者的。在中华民族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双重压迫的黑暗年代,他留学日本,开始接触和研究社会主义学说和马克思主义。1921年回国后,他抱着‘教育救国’、改革社会的目的,应邀出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由于当时封建势力强大,他的良好愿望很快破灭,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从事农民运动的道路。他先后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从爱国知识分子到共产主义者的转变。”“彭湃同志是中国农民运动的先驱者,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运动的开创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早在1922年,他就意识到中国革命中的农民运动的重要性,深入到农村,发动农民,宣传农民,领导贫苦农民闹革命。他先后组织成立了‘六人农会’和‘赤山约农会’,并于1923年1月领导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县级农会组织海丰县总农会,任总会长。此后,他又组建了惠州农会和广东省农会。由他领导发动的海丰农民运动的迅速发展,推动了广东和全国农民运动的兴起。第一次国共合作建立后,按照党的安排,他出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和广东省党部农民部部长,并担任中共广东区委农委书记。1924年7月至 1925年底,他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担任第一届和第五届主任,并兼任历届农讲所教员和广东农民自卫军总指挥,为广东以及全国培养了一大批农民运动骨干。他以高超的智慧和领导才能竭尽全力推动广东农民运的开展,建立了广东革命根据地。1928年他到中央工作后,又担任中央农委书记,继续为中国农民运动建立功勋。”“彭湃同志是一位具有相当理论素养的我党早期领导人,在农民运动理论方面作出了贡献。他写下了诸如《海丰农民运动报告》等一系列关于农民运动和农民问题的论著。在海丰苏维埃时期主持制定了《没收土地案》,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中最早的一个土地法规。这些都丰富和发展了党关于在农村开展革命斗争的理论。”“彭湃同志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和东江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大革命时期,他创建了海陆丰的党组织和农民武装,先后任中共海陆丰特支书记、海陆丰地委书记。大革命失败后,他参与发动了举世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担任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委员。在党的‘八七’会议上,他当选为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南昌起义后,他回到广东,兼任中共东江特委书记,致力于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工作。在他的领导下,1927年11月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了胜利,建立了被誉为‘中国第一个苏维埃’的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并率先在海陆丰开展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土地革命,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成为党领导下较早创建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在党内外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当时中共中央给予了高度评价。接着,他以海陆丰为根据地,指挥红军转战东江,连战皆捷,使东江的苏维埃区域迅速扩大,为后来东江苏维埃政府成立、东江革命根据地的正式形成奠定了基础。”“彭湃同志具有一个伟大共产主义者的崇高品质和坚贞的革命气节。他被捕后,受尽酷刑,铁骨铮铮,宁死不屈,还想方设法解救被关押的同志。他所表现的视死如归的革命气节和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信念,为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树立了光辉典范。”“彭湃同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年轻生命,他对党对人民作出的伟大贡献,他的崇高品质永远铭记在后人心中。我们今天纪念他,就要学习他与人民大众同甘共苦,把党和人民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品质;学习他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勇于探索的开拓精神;学习他不怕牺牲,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气慨。我们要以彭湃同志和其他老一辈革命家为榜样,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加强党风和廉政建设,坚决抵制和反对各种消极腐败的风气;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用崇高的理想和信念团结人民,在全社会形成共同的理想和精神支柱。”[62]

  2005年2月13日,《人民日报》在“永远的丰碑”栏目中发表新华社发的《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者和著名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创始人  彭湃》,说彭湃是“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者和著名的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

  (载《近代中国与文物》2007年第2期)

   

  


 

  [1]广东省档案馆等编《广东区党、团研究史料(1921-1926)》,广东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9-40页。

  [2]原载《中国青年》第11期,见《邓中夏文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51页。

  [3]转引自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广东党史研究文集》第1册,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190页。

  [4]原载《中国青年》第13期,见《邓中夏文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54-55、57-58页。

  [5]原载1924年3月29日《民国日报》副刊《平民周报》第3号,见《邓中夏文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70-71页。在《邓中夏文集》中,题目改为《论农民运动的政略与方法》。

  [6]《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749751页。

  [7]原载1926年8月1日出版的《农民运动》第8期,见《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40-41页。

  [8]《中华全国总工会举行欢宴大会》,《汉口民国日报》192741

  [9]《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4月1日。

  [1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26127页。

  [11]见汕尾市革命老根据地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中共海丰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陆丰县委党史研究室编《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38-47页。

  [12]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史料征集编研协作小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编《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共党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65页。

  [13]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4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版,第8-9页、39页。

  [14]《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49-50页。

  [15]原载192992日《红旗》第43期,见《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67268269页。

  [16]《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8485页。

  [17]《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8788页。

  [18]《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8279页。

  [19]《周恩来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728页。

  [20]《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8990页。

  [21]《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9091页。

  [22]《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1273页。

  [23]《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0页。

  [24]《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65266页。

  [25]刘林松、蔡洛编《回忆彭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49-52页。

  [26]《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7页。

  [27]《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74275页。

  [28]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版,15页。

  [29]《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的《彭湃研究史料》第344345页所收之《彭湃同志事略》,应为《彭湃同志》,第一段原是《彭湃杨殷两同志事略》的导语,其第一句“彭湃同志”,原文为“彭湃杨殷两同志”。

  [30]刘林松、蔡洛编《回忆彭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57-60页。

  [31]廖盖隆主编《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词典》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457页。

  [32]廖盖隆主编《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词典》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457页。

  [33]危仁條等主编《江西现代革命史辞典》,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41页。

  [34]刘林松、蔡洛编《回忆彭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61-62页。

  [35]转引自《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48页。

  [36]彭湃在1924年才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不是广州地区最早的党员,这里的记述有误。

  [37]《中国共产党苏区代表会议的任务》,《张闻天选集》,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45页。

  [38]关于干部队伍建设的几个问题》、陕甘宁边区的群众工作》,《陈云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80172173页。

  [39]肖林:《周恩来与彭湃遗属》,《漳州党史通讯》1998年第4期。

  [4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校编《刘少奇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第305页。

  [41]方孔木:《毛主席赞扬彭湃同志》,《革命文物》1978年第5期。

  [42]即彭汉垣。

  [43]《周恩来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8页。

  [44]《周恩来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72、178、180-181页。

  [45]赵春生主编《周恩来文化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773页。

  [46]与工农群众结合 为工农群众服务冯文彬在全国学代会上讲话》,《人民日报》1040年3月12日。

  [47]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48]力行等:《烈士英名与世长存――缅怀彭湃同志,痛斥林彪、“四人帮”陷害彭湃烈士一家的罪行》,《人民日报》1978831日。

  [49]“四子”指彭湃,彭湃的三兄彭汉垣、二兄彭达伍、七弟彭述。

  [50]刘林松、蔡洛编《回忆彭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218页。

  [51]《彭湃与红四师》,刘林松、蔡洛编《回忆彭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6-9页。

  [5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册,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789790页。

  [5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册,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59页。

  [54]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55]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56]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57]中共海丰县委组织部等编《海丰英烈》第1辑插页。

  [58]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59]《陆定一文集》,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856-857页。

  [60]转引自林泽民《海陆丰纪念彭湃活动综述》。

  [61]《中共党史研究》1989年第5期。

  [62]《广东党史》1996年第6期。